1. 首页 体育新闻 旅游新闻 军事新闻 大咖名流 星声星语 金融新闻 科技前沿 社会文化 汽车资讯 法律在线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军事新闻 > 内容

华为购买“鸿蒙”商标背后:企业必须了解的商标交易冷知识
发布日期:2021-07-22 06:1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今年6月初,万众期待的华为鸿蒙系统正式发布。这个研发耗时10年,有4000多研发人员参与的全新操作系统,将打通手机、电脑、电视、无人驾驶、智能穿戴等,实现真正的万物互联。

  国人无不为华为骄傲,但殊不知,华为险些错过“鸿蒙”。而一切,皆因“商标”而起。

  在华为注册“鸿蒙”商标之前,已经有两家企业分别注册了该商标。因此,华为的鸿蒙商标被驳回,法院给出的原因是,华为所申请的文字商标“鸿蒙”与引证商标“CRM 鸿蒙及图”容易造成相关公众混淆误认。

  对此事件,智能化知识产权平台权大师的创始人孟潭指出:“商标的注册类别有45类,每一类代表商标可以使用的不同的商品或服务领域。对于手机操作系统而言,最核心的是第9类商标的注册,华为应该已经拿到了。对于类似第35类的类别的商标,有可能存在权利在其他公司手中,但并不会对华为的业务有实质性影响,对于华为而言,有机会有序地获取其他类别的鸿蒙商标”。

  果然,日前,华为就成功地以受让的方式从惠州契贝科技获得鸿蒙第42类商标的申请权。

  除了华为外,最近另一起因商标问题被公众所关注的国台酒业,在冲刺“酱香酒第二股”的路上,被证监会问询的“国台”系列商标的所有权就是通过受让(商标交易)的方式获得的。

  曾经以为不过是细枝末节的“商标问题”,在知识产权愈加规范的当下,已经成为每个企业必须去重视的“卡脖子”环节。其背后所酝酿的“商标交易”行业,也悄然成为酝酿着万亿市场价值的“风口中的风口”。

  经济学家、清华大学创新创业与战略系教授、文化经济研究院院长魏杰曾公开发言:继工业造富、产业造福时代之后,中国迎来了创新造富时代,但这是建立在我国知识产权制度不断完善的基础上的。

  换言之,知识产权行业的规范化运作,将牵动整个经济体的飞速健康发展。其行业潜力不可小觑,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权威数据:2019年全年,我国有效注册商标量2521.9万件,同比增长28.9%。商标申请量则更为惊人,2020年四季度,我国商标申请量就突破了911.6万件,再创历史新高。知识产权行业从2014年的3500亿人民币到2021年的预测数据8200多亿人民币,市场规模翻了一倍不止,预测到2025年市场规模将达到1.2万亿人民币。

  随着商业的发展,商标的重要性不断凸显,www.49330.COM,正如可口可乐公司前任董事长罗伯特伍德鲁夫曾说:只要“可口可乐”这个品牌在,即使有一天,公司在大火中化为灰烬,那么第二天早上,企业界新闻媒体的头条消息就是各大银行争着向“可口可乐”公司贷款。

  不仅是巨头,创业公司在初期完成好商标的保护和未来布局同样重要。如今的国潮品牌发展迅速,大有老国潮全面复兴、新国潮势如破竹之势,据新超越技术团队的统计数字,新锐品牌在三大电商平台618销量的TOP100中,国产品牌占据了83席。

  权大师孟潭认为,对于新品牌而言,商标在内的知识产权关应该是创业的第一步,如果事先不做好品牌的商标保护,最终很有可能为他人做嫁衣裳。商标问题解决地越慢,付出的成本会越大。

  商标的商业重要性凸显,但好的商标却又如此稀缺。随着商标注册申请逐年递增,商标驳回率也随之攀升,有限的汉字、字母数量让商标成了不可再生资源。

  特别是对于新品牌而言,找到一个好的商标名字很难,商标能注册下来更是难上加难,往往起上100多个品牌名,最后都未必能有一个品牌名能注册下来。因此,很多时候,买商标其实是一个很好的选择。

  另一方面,据相关统计显示,中国中小企业平均寿命2.5年,每分钟有三家企业关停,这样大量的注册商标又被闲置下来。

  一方面大量的企业无标可注,另外一方面闲置商标又待盘活,这就导致了商标转让(商标交易)的需求愈加强烈。

  从商标交易数量来看,从2014年每件7万件左右发展至2020年超70万件,商标交易每年的复合增长率约50%。

  从交易数额上来看,天价商标交易事件频出:2012年,苹果为获得中国境内“iPad”商标支付6000万美元;2019年,白云山斥资13.89亿元收购王老吉420项商标专用权。商标俨然已成为企业重要的资产组成部分。

  如果说知产行业是一个拥有万亿价值的“风口”领域,商标交易则是“风口中的风口”。

  在企查查以“商标交易”为关键词,可以检索到的企业多达4793家,整个商标交易领域玩家众多,却缺乏头部企业来引领。

  知顿了解到,曾经“漫天要价”、“低买高卖”、“广告成本倒挂商标成本”等等乱象在商标交易领域十分常见。一些商标交易平台把商标以比较低的价格签约,再以散货的形式直接上架,遇到有购买意愿的用户,平台往往是看对方有多少预算,根据对方的预算开价。一言以辟之,就是货架式交易,交易平台挣的是信息不透明的钱。商标平台往往还需要投入较大的广告成本,一些广告成本甚至能达到商标交易额的50%,这进一步提高了商标交易的成本。

  即便如此,对于买方而言,可以选择交易的商标数量也比较少,有时候买方不得不查询多个网站才可能找到合适的标的。

  针对以上痛点,用互联网、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等赋能知产行业的优势则更加明显。

  例如不久前完成B轮1.1元融资的知识产权领域创业公司权大师,就是通过互联网思维、大数据以及人工智能算法等科技创新,重构和赋能了包括商标交易在内的知产行业全链条。

  权大师的闲置商标交易平台定位是商标交易行业的“去哪儿”网站,将全网商标交易的资源汇集,www.360678.com同样的商标一定可以找到最低价格的售卖平台;同时,权大师将商标交易系统和商标检索系统打通,让客户在交易与新注册之间有更好的选择。后续的商标交易通过平台实现了交易流程的线上化、智能化,交易速度快、流程透明,解决了以往商标交易的效率低以及信息不透明等问题。更主要的是大而专业的平台运作,可以保障成交过程中的各类风险,万一交易出现风险,买家的权益可以获得保障。

  随着企业知识产权意识的逐步增强,商标、专利、版权等都迎来了从无形资产向有形资产的转变,商标交易作为知识产权经济的重要切入口,未来或将成为兵家必争之地。基于我国创新企业方兴未艾的增长红利,伴随着知产经济的逐步改造、IP经济的深入人心,商标交易市场必将迎来长周期的高速增长。